听书 - 再次飞升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行走在队尾的陆玄与蒋君,几乎已经看不见队首的殷泉与程浩峰了。

而队首疾驰的殷泉扛着程浩峰,回首望去,也只能依稀看到,走在队伍中段谢娟、黎15、李维的影子。

“程浩峰,目前我们逃出黑页基地的可能性有多高?”

殷泉一面飞驰,一面忍不住向被她扛下肩上的“货物”程浩峰发问。

“如果刚才陆玄与劳妮的战斗,没有惊动黑页神殿中的人的话,我们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。”

伏在殷泉肩上的程浩峰半闭着眼说道。

“除非黑页神殿中的人都是聋子,刚才战斗的动静太大了,一定已经发现我们了,所以这个如果完全不可能成立。”殷泉冷冷的否定道。

“那另一个如果,就是如果我们没有被黑页神殿中的人,追上的话,逃生率也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。”程浩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说道。

“好吧,请直接告诉我,如果我们被黑页神殿中的人追上了,生还率是多少?”殷泉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零。”程浩峰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我只说是黑页神殿中的人,还没有说是黑页三巨头还是黑镰护卫队。”“都一样,不管是黑页三巨头,还是黑镰护卫队,遇到他们,逃生率都是零。”程浩峰叹道。

“开什么玩笑?”殷泉冷着脸说道。

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讯息,那就是劳妮曾经参选过黑镰护卫队。”程浩峰突然沉声道。

“参选的结果是?”殷泉单刀直入。

“劳妮参选黑镰护卫队的结局。是力量太弱,无法成功入选,所以她成转而成为黑页公司的执行总裁。”

“这……是真的吗?”

殷泉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她实在无法想像,强悍如劳妮这样地超级高手,竟然连入选黑镰的资格都没有,那黑镰的十个队员,究竟恐怖到什么程度?

“当然是真地,劳妮只是被黑镰淘汰出局的失败者,黑镰护卫队的十个人中,随便来一个,我们都将会无路可走,而且黑镰护卫队只要出现。一定是十个人。”

程浩峰的话,让殷泉突然觉得,身边的风雪变大变冷了。

本来殷泉还想问程浩峰,与黑页三巨头遭遇的话,会是什么情景,现在看来,黑镰护卫队就足以让人绝望了。

“做人要坚忍。越是绝境中,越要充满希望,绝不放弃,才能活下去。”明显察觉到殷泉情绪低落的程浩峰安抚着说道。

“我没有任何放弃的打算,我只是想了解,我们有可能面对的危机是什么状况罢了。”

“我们马上要到公路的尽头了,现在还没有黑页神殿任何人地气息,到了交通工具换乘点之后,相对来说,我们就安全了。”

殷泉闻言回头望去。除了陆玄跟谢娟他们的气息,的确是没有在风雪中感受到任何陌生人的气息。

“我们还是说点开心的吧,这次如果我们能逃了黑页基地,我一定会兑现,让你来救我的承诺。”程浩峰阴笑道。

“这个我倒是很安心。既然我肯进黑页基地来救你,自然有把握,在救你离开之后,让把答应我的事情完成。”

殷泉脸上地神情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,但她的心却始终悬着,她与程浩峰之间的交换条件,虽然对她的未来很重要。但眼前能否活着离开黑页基地。已经变成了她人生一切的基础。

殷泉从小跟在老师孙伯年身边,可以说见惯了大风大浪。但那毕竟是站在孙伯年身后,几乎始终处于绝对安全与被保护的位置,与她孤身行动的感受完全是两回事。

她自己单独行动,最凶险,也就是上一次,在第三圣彼得堡的时候;但不知道为什么,跟这次比起来,她总觉得上一次的凶险有些不足为道了。

而且这一次,从踏上这条高速公路开始,殷泉就觉得,隐隐有一股无法触摸的绝望氛围在弥漫着。

殷泉从来不怀疑,也许自己下一秒就会突然,一头栽倒在这条“白色”地公路上。

“殷泉,再快一点,我们马上就要交通换乘点了。”程浩峰的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焦虑。

“我已经是最快速度了……”

在风雪中飞驰的殷泉突然猛的收住了声音,因为她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。

漫天地风雪,让他的轮廓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。

殷泉定晴望去,风雪中那个黑色的身影,竟然是一个年纪大概只有十四、五岁的正太。

他的面孔漂亮而且干净,但却没有一丝稚气,只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峻,他身上穿的是一套,剪裁得相当合身地黑色西服,这件黑色西服乍看之下,没有什么特别,但当他侧转身体时,西装地后背,竟然涂着一把血色的镰刀。

“殷泉,不要前进,往后退。”程浩峰用急促地声音提醒。

殷泉闻言立即知道不妙,她想收住自己前进的势头,却发现双脚已经失控。

黑西装少年身体散发出的“战压”,十数米之外,就让殷泉双腿发软,当她踉踉跄跄的前行了几步之后,身体不由主的失去了支撑力,双膝重重的嗑在已经不薄的积雪上,她跪在了雪中,肩上一直扛着的程浩峰,也随之滑到了地上。

“她抗压能力似乎很不错,竟然能在你的战压中坚持六秒。”

一个同样身着黑色西装的黑人短发女子。缓缓出现在黑衣正太身旁。

“不过,据说她是中国古武协会,新一代中地翘楚。这种水准也能称之为翘楚,实在让人失望。”

黑衣正太的另一边,出现了一个轻轻摇着头,穿着同样西装的高大光头壮汉,他地脸看起来很是憨厚,但眼神却与他的同伴们一样冷峻。

“那十二个老怪物始终在睡觉,孙伯年也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武道,估计是无心经营中国古武协会,才会让中国古武协会凋零到现在这个程度。”

“无能也就罢了,还不知天高地厚。闯到黑页基地来,看来真是缺少教养。”

随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多,从风雪中浮现出来的黑西装,人数也越来越多。

有中年白人男子,也有金发少女,还有长着一双犀利如鹰眼的小胡子,更有胖胖的妇人、头发花白的老者。

双手苦苦支撑在地面的积雪上。不让自己倒下的殷泉,心下已经了然,这十个黑西装就是传说中地黑页三巨头的护卫----黑镰护卫队的十名成员。

只是其中一人,散发出的“战压”,就让自己丧失行动能力,如果与十人一齐交手,恐怖得实在是无法想像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他们怎么可能,出现在路的这一端……”躺在雪中的程浩峰双眼已经迷惘,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。

“是你们地感知能力太弱了,我们从你们头顶飞过都不知道。”

短发黑人女子手向天空一指。程浩峰与殷泉的目光随之投向天空。

程浩峰与殷泉才发现。漫天雪舞的上空,有一个小黑点迅速掠过,越飞越远。

仰卧在雪中的程浩峰终于弄明白了,原来黑镰十人护卫队,是乘坐飞行器越过众人。在高速公路的尽头把众人堵上的。

现在飞行器,是在往回飞,难道是去接黑页三巨头过来?

看着站在自己周围的黑镰护卫队十人那冰冷的目光,程浩峰如坠冰窟,意识也慢慢模糊,恍惚之间,周围那十个穿着黑西装的人。变成了十个巨大的阴影。十座星球般浩大地山脉,慢慢遮蔽了整个空间。他跟殷泉却变得越来越渺小。

“等一等……”

谢娟突然伸手猛的拉住了黎15跟李维,因为她看到了前方十个黑西装,还有瘫坐在地上的殷泉与程浩峰,知道情况不对。

黎15跟李维分别硬生生的收住了自己前进的势头,一同望着五十米开外地黑西装们。

“怎么了?”黎15冰冷的面孔,泛起了一丝疑惑。

“再往前走十米,我们恐怕都会没命的。”面色阴晴不定的谢娟咬着牙说道。

“没命?”黎15目光闪烁。

“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?我们这群人中,实力仅次于陆的殷泉,应该是在没有与他们交手的情况下,就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。”谢娟噤若寒蝉般说道。

“那……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李维沉声问道。

“既然前面,已经无路可走,那我们只能转头。”谢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可是另一个方向,是黑页神殿,黑页三巨头地地方,我们过去也是死路一条吧。”李维摇头道。

“晚死总比早死好,我们回撤。”谢娟苦笑道。

“不用撤了。”

众人回头望去,说话地正是陆玄,神情平静的他,背着蒋君已经追来上来。

“陆,多一线生机,我们也要争取地,为什么要放弃?”谢娟不解的问道。

“因为回撤,将会碰上更强的对手,你仔细感应一下,有三股强大的能量反应,正在从后方向我们逼近。”陆玄淡淡的说道。

谢娟闻言闭上双眼,开始全力感应周围环境,修习“黑之催眠术”的她,在感知方面,要比正常的武者强很多。

“怎么样?”李维忍不住问道。

谢娟猛的睁开了眼睛,“看来我们被夹击了,前面是黑镰护卫队,后面是正在赶过来的黑页三巨头,黑页基地果然是恐怖如地狱般的世界。”

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黎15刹那间,已经不知道该进还是退。

“两方虽然都很可怕,不过两害相权,取其轻,我们大概只能往前冲吧。”李维无奈的说道。

“不用冲了。”陆玄摇了摇头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李维话还没说完,人已经如突然“中弹”一般,重重的倒在了雪地中。

黎15的身体晃动了几下之后,也相继扑倒在雪地中。

谢娟则咬着牙,想支撑住身体,但力气却像被无形的魔力抽光了一般,两秒都不到,身体还是瘫倒了下去。

那十个恐怖的黑西装,已经移动到了众人十米开外之地,黑衣正太散发出的“战压”,瞬间击倒了陆玄以外的所有人。

陆玄背上的蒋君,在黑镰护卫队出现的瞬间,就被陆玄用点穴术轻拂“黑甜穴”,送入了酣睡模式。

“这几个似乎更弱,除了那个背着人的小子还站着,没一个能撑过两秒的。”黑人短发女子冷冷的说道。

“有一个站着,就足以把他们的平均水准拉高了,这小子应该就是杀死劳妮那个废物的人。”魁梧的光头远远的打量着陆玄。

“好久没有让人兴奋的猎物了,这次我来吧,谁也不要跟我争。”中间那胖胖的女人用力的搓着手,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。

“这种时候,谁都想上。”黑人短发女子冷着脸说道,“我看就照老规则好了,猜拳决定。”

“又是这招,真没劲。”

“希望这次,我能好运。”

黑西装们一面七嘴八舌的说着,一面聚在了一起,在黑人短发女子的主持下,纷纷加入了“战前”猜拳活动。

“不会吧,又是他!”

“这小子,运气总是这么好。”

“把机会让给我,下次我还十次杀人的机会给你,行不行。”

猜拳胜出的黑衣正太,没有理会身边同伴们的各种“建议”,冷漠的自顾自朝陆玄走了过去。

背望着蒋军的陆玄,站在原地,看着黑衣正太快速逼近的同时,也感觉到他陆越来越强大的战斗气息。

黑衣正太在前进的过程中,右拳用力紧握,强大的攻击压力迅速缠绕着他的右臂,一层一层,一圈又一圈。

陆玄很清楚,攻击压力在输出之前,其实是内敛于体内的,只会有少部分散发出来;而这个黑衣正太已经明显收敛自己的攻击压力了,这散发出的少部分攻击压力,强悍到足以让任何武者心惊胆寒。

很显然,黑衣正太跟劳妮,都是属于“力量型”武者,但二人的层次不可同日而语,感受到黑衣正太右臂泄露的“攻击压力”,陆玄保守估计,十个劳妮,应该也不是一个黑衣正太的对手。

这时,已经快步走到了陆玄身前的黑衣正太也不嗦,他眼中精光一闪,抬肩,曲肘,右拳重重砸向陆玄。

他拳劲带起的烈风,撕裂了空间,二人身体周围的积雪与飞雪,瞬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光秃秃的高速公路地面,曝露了出来。

空间不断的震荡,黑衣正太的恐怖重拳,带着数重“小山”般的攻击压力,呼啸着冲向陆玄的胸口。

周围几个掠阵的黑西装,在这瞬间,迅速的交换了同一个眼神,他们都在奇怪,那个背着人的小子不疯了,就是吓傻了,他就这样呆呆的站着受死吗?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重生之回到明朝成神帝

夏大大吃土豆

剑色生香

七彩鸟

诸天世界仗剑行

望星月楼

帝陵传说

藏剑埋名

诡异之祖

齐家七哥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