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再次飞升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嗒嗒嗒……”

*般的子弹从黑衣众匪的枪匣中倾泻而出!整个练功房的空间温度在一瞬间疯狂飙升。

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猛的火力,数百颗破坏力惊人的子弹在空气中划出数百道灼热的弹痕,目标只有一个,一动不动正在轻轻叹气的陆玄。

诺言虽然重要,但小命更重要,陆玄只能无奈违背自己战斗时不再使用“只手破天”的规矩,不使用“只手破天”,以他目前的力量,只能死在这样级别的攻击之下。

子弹的速度快,陆玄的动作更快,只见他一双小手在身前轻轻舞动了几下,立即带起了无数的手影残像,残像是因为速度太快而残留的虚影,但陆玄身前无数舞动的手残像却显得异常的真实与清晰,没有半分虚像。

这样的残像绝不是光凭速度就可以弄出来的,除了速度,还要加上手指与空气摩擦的角度,指关节跳动的频率,以及力道捏拿也要巧妙到巅毫,这是传说中的“只手破天之残像”!

陆玄双手绽放残像的瞬间,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变慢了下来,数百颗子弹中率先触碰到“破天残像”那一颗,竟然悬在了空中,不再前进,只是疯狂旋转,零点零一秒的停滞之后,它沿原来的弹痕轨道返回,速度与冲击力,比之前有增无减。

数百颗破坏力惊人的子弹无一漏网,尽数回轰,电光火石之间,那群黑衣匪众被自己射出的子弹打成了蜂窝,而且是被炸得稀巴烂的蜂窝,这些子弹在透进他们的身体后,纷纷炸了开来。

血肉横飞,硝烟弥漫。

硝烟散尽之后,群尸中竟然还立着一个人,身上溅满同伴鲜血的鹰目矮个子黑衣匪,他手上举着两具被轰得残破不堪的尸体,原来,他在子弹被陆玄切返的一瞬间,闪电向后疾退,并顺势抓了两名同伴挡在身前,子弹尽数轰在了他的“肉盾”身上,让他得以残存。

“咦,你还活着?”陆玄有些惊讶。

尸骸堆中的鹰目黑衣匪松开提在双手上的残尸,冷笑着说,“雕虫小技,怎么可能伤得了我。”

“是吗?那你为什么害怕?”

“我开始杀人的时候,你小子还没出生,我会害怕?”鹰目黑衣匪冷冷地说道。

“你的心跳达到了每秒一百七十四,还有你的血液循环也快到极限了……”陆玄很诚实的说出自己掌握的讯息。

鹰目黑衣匪的脸却“刷”的一下变得煞白。

当一个人面对恐怖的重压时,表面也许能强形********,但身体却不会说谎。

鹰目黑衣匪可以说身经百战,与各种级别的强敌交战经验异常丰富,也曾在死亡线边缘徘徊数次,但对他来说,这一次所面对的恐怖冲击完全超越了以往,他的意志与身体在这样的冲击之下开始崩溃。

对手虽然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,但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压迫感,让自己几乎失去抵抗能力。

这个孩子身上的“太乙真气”明明只有一层,而自己则是已经到达第三层的强者,为什么他会令自己觉得,在他眼中所有的一切都如此脆弱?

肯定是因为他一瞬间秒杀掉自己所有的同伴,对自己造成的冲击过于强烈,才令自己丧失了勇气,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反击!

血战二十多年才换来的骄傲与荣耀绝不能就此放弃。

“开什么玩笑,我可是太乙真气到达第三层的强者……”第三层太乙真气灌注全身,他那削瘦的躯体似乎猛然膨胀了不少,身上的黑衣瞬间被撑了起来,无形的杀气爆炸般向四处蔓延。

鹰目黑衣匪化作一道黑色闪电,向陆玄飞驰而去,空气不断被撕裂,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鹰目黑衣匪怒吼一声,将体内所有的“太乙真气”灌注到右拳,携千钧之力的重拳直轰陆玄胸口。

陆玄身形一动不动,只见他眼睛一亮,难掩兴奋之色的他迅速伸出右拳。

“轰”的一声闷响,陆玄与鹰目黑衣匪对了一拳。

鹰目黑衣匪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在重拳冲击力的带动之下,身体继续前冲,而陆玄则喷出一口鲜血后,像脱线纸鸢飞了出去。

刚才神一般强大的对手,怎么会一瞬间弱到这种程度?一击得手的鹰目黑衣匪满脑子的问号。

“第三层太乙真气果然与第一层太乙真气有天壤之别。”抹掉嘴角鲜血的陆玄兴奋的站了起来,“以目前的程度来说,看来只依赖力量还是不行。”

怎么可能?他的身体怎么会强横到如此程度!刚刚惊喜交加的鹰目黑衣匪马上又陷入了震惊之中,他很清楚携第三层太乙真气全力一击的效果,他曾经一拳将一辆最新型雪铁龙打变形。

他不清楚的是陆玄的本能,虽然刚才陆玄与他对轰一拳时,完全没有使用“只手破天”,是真刀真枪的用力量与他硬拼。

不过当陆玄被他全力凝聚的第三层太乙真气重拳击飞时,那一瞬间,陆玄本能的将身体已经承受的冲击力,用“只手破天——御劲”硬生生化掉了百分之七十。

也就是说,陆玄的身体只承受了重击百分之三十的伤害,不过,就算是百分之三十的伤害,陆玄的身体强悍的程度也是相当恐怖。

陆玄一下强一下弱,令鹰目黑衣匪失去了判断。

最初切返“子弹雨”的高明手段出神入化;对轰时,力量却明显不足;要打破僵局,最快的方法就是终结它,时不待人,鹰目黑衣匪再次出手,黑色闪电再度延伸。

陆玄看着逐渐逼近的黑色闪电还是没有闪躲。

鹰目黑衣匪孤注一掷的一拳,这灌注第三层太乙真气的一击轰到一半时,突然带出阵阵雷鸣之声!整个练功房的气流疯狂涌动,拳体周围的空间竟发生轻微扭曲。

第四层太乙真气!

鹰目黑衣匪自己也没想到,这超越极限的一击在瞬间飙到了第四层太乙真气的境界,突破就在生死之间。

这一击的攻击力将是百倍于前,就算再强横的肉体也不可能幸免!

“唉。”伴随陆玄一声轻叹,只见他缓缓伸出一只右手迎向袭来的黑色闪电。

二人再次交手。

鹰目黑衣匪的超级攻击自信可以打爆一辆厚甲坦克;而陆玄再一次违背承诺使用“只手破天”攻击。

世界在那一秒静止。

“啊!”鹰目黑衣匪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一扭一拉,只是最简单的一个动作,陆玄手上就多了一条结实的断臂。

活生生被拉断一只手臂的鹰目黑衣匪带着漫天血雨向后退去,既然战不能胜,逃!这是他一直接受的训练。

滔天的恐惧已经吞噬了他,为同伴报仇,不能认输,一切都不重要,活着就好,逃走的本领,他自认要胜过战斗能力。

鹰目黑衣匪不等身体转过来,已经退出到十米之外。

令鹰目黑衣匪惊喜的是陆玄并没有追击他,二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的被拉远,二十米……三十米……五十米,安全了!

终于劫后余生!就在这个念头刚掠过鹰目黑衣匪脑中之时,无数的红色液体从他体内喷了出来,所有的力量一瞬间被抽空,他重重地扑倒在地上,下一秒,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陆玄前世的攻击原则,是由内而外的破坏,再强的对手,都有最弱的一环。

从内部用巧劲破坏对方,是陆玄瞬间秒杀对手的不二法门。

刚才与鹰目黑衣匪交手时,陆玄扯断对方手臂的瞬间,他的“破天劲”已经侵入对方体内,如定时炸弹一般附在对方全身经脉汇集处,再利用对方逃逸时,自身产生的力量,到达临界点时引爆暗劲,令对方全身经脉寸断,暴体而亡。

“只手破天”太过强悍,杀高手就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。

“这样的胜利,好无趣。”陆玄看着周围遍布的尸骸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战斗时永不再使用“只手破天”了,就算死亡逼近!

“嗯,继续提升力量吧!”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洪荒之时间逆天

天涯海跃

修真家族崛起记

做梦吹牛

移动的西游衙门

路思的789

师妹她是小祸害

平仄胖书生

重莲劫

饮水鱼二

重生之横炼大师兄

自来水搬运工
play
next
close